IP: 34.204.176.189    新用户注册 加入收藏夹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 繁体版
 致公风采 更多
·暨南大学基层委党员张艳:介入科女“独..
·省政协委员、致公党暨大基层委主委彭雪..
·佛山党员海边勇救溺水父女
·梅州市委会党员当选市华侨历史学会副会..
·我和我的祖国:忆回国求学路
·【致公风采】“六院院士”孙大文:研发..
·深圳市委会党员以创新科技助力四川省宜..
·东莞市委会党员董斌助力公益受表彰
·全省法院“百名岗位能手”——东莞市委..
·东莞市党员的名班主任工作室在东莞中学..
热门搜索:委员 中国致公党 广州
用户名:
密 码:
更多
2018年第1期(30周年纪念特刊)
2017年第4期
首页 -->> 宣传工作 -->> 致公风采
暨南大学基层委党员张艳:介入科女“独行侠”
发表时间:2019年8月26日
暨南大学基层委党员张艳:介入科女“独行侠”

       “你还要不要生小孩?”
       “你的身体状况行不行?”
       “我还要看你有没有悟性?”
       “软磨硬泡”了3年时间的张艳终于获得了王晓白主任的点头,从此,致公党暨南大学基层委党员张艳就走上了外周血管介入生涯的漫长之路,同时也是广东省第二位介入女医师,但张艳或许不知道的是,选择她当时算是“无奈之举”。“其实私底下我们问了所有的影像科的男医生,但凡他们有一个想加入,她都没机会。可偏偏所有的男医生都因害怕拒绝了,只能说张艳她命中注定就是做这一行的。”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介入血管外科王晓白教授谈起这个“得意门生”时不小心透露了出来。
       31岁转型,从“看片”走上了手术台
       即便是现在,依然有很多病人不明白什么是介入,“介入既不是内科治疗,也不是外科治疗,而是利用影像设备作导航,比如血管造影机、透视机、CT、MR、B超等,在血管、皮肤上做一个很小的刺穿孔,然后借用同轴导管,深入病人体内血管,进行修补、扩充、疏通工作,在不暴露病灶的情况下,对其进行治疗。”张艳解释道。简单地理解,就是不开刀手术、疼痛小,即插管治疗,可用于心脏、颅内神经、外周血管和肿瘤上。
       回到1992年,彼时的张艳刚刚毕业成为一名影像科的诊断医师,每天的工作就是帮助病人读片诊断,按时上班按时下班,工作稳定也异常轻松。几年过去,周而复始的日子,让张艳越发觉得枯燥乏味,“我都觉得自己变笨了,连一个医生的悟性也失去了,片子也不会看了。”浑浑噩噩的现状让张艳迫切的决定寻求一个突破口。
       而那时的介入治疗在我国正方兴未艾,属于三级学科在医院属于可有可无,介入科只能“寄居”在各个大科室中,在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介入科和影像科处在一室,一次偶然的机会,张艳跟着其它医生观摩了一台介入手术,“看着医生在仪器的协助下,不用开刀,仅用一根导管就能帮患者解除病痛,这个神奇的过程一下子就迷住了我。” 时隔多年,如今提起,还是能够感受到她当时的心情是多么兴奋。
       “下了手术台,我就和王晓白主任提出想要学介入。”当张艳兴致勃勃的向王晓白教授推荐自己时却被泼了一盆冷水,“当时想着她可能就是一头热,毕竟这个行业对女性来说牺牲比较大。”王晓白教授解释,长期接触射线对女性的生殖细胞影响非常大,卵子伤害一个就少一个是不可逆的,如果她还想要生小孩,到时怎么办?
       但张艳的热情并没有被浇灭,她知道王晓白教授在顾虑着什么,也知道从事介入这一行当的医生需要付出的高昂代价,“她之后的3年时间里,真的是不依不饶的跟着我屁股后面转,介入科实在是缺人,问了一圈男医生都没人点头要加入,还没到考核期完她的天赋就显现出来,有时候你不得不感叹命运的安排,她就是要吃这行饭的。”王晓白憨憨的笑道。
       “当病人说脚不痛了,那一刻什么都值得了!”
       迈入介入科大门后,张艳在这个手术台上一站就是20年,成为了国内数一数二的下肢动脉再通术专家。
       “我平时喜欢琢磨,一旦认定了的事情就大刀阔斧的往下走。”张艳说道。出于对介入治疗的热忱,“半路出家”的张艳进步极为迅速,2006年得到了去往德国进修的机会,也是这一次让她把下肢动脉再通作为了自己的研究领域。“当时国内也属于一片空白,国外的经验必须要你自己一步步实践。”张艳回忆,从一开始手生,做一次手术总结一次,由于器材熟练程度和经验都比较欠缺,用时比较长,但慢慢出现新的器械,现在平均手术时间只有1-1.5个小时。”
       2007年,张艳碰到一个病例是股动脉长段堵塞,“如果从上往下开通血管,导丝没办法一次进入远端,这怎么办呢?我就开动想象力,如果从反方向,也就是小腿穿刺,然后再跟上面会合,用两个影像观察病情,这就相当于用线找针,穿针引线。”张艳说,当时国内还没有此类做法,遇到案例只能自己琢磨,她把这种做法命名为:双像会师。
       “动脉硬化闭塞的病人最明显的特点就是疼,那种疼能让你日日夜夜睡不着觉,一旦长期缺血坏死,下肢腐烂,经久不散的臭味最终只能截肢,苦不堪言。”张艳遇到过上千个这样的病人,熊老伯就是其中一例,“他是下肢动脉长段闭塞,三十多厘米,右足静息痛,无法入睡;另外,他只能侧卧,不能平卧。”张艳表示,这就是一个挑战,手术姿势要求就是平卧,所以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几分钟之内把导管从左穿到右侧,然后打破常规,让他侧卧进行手术。由于病人体型较胖较重,我们也要克服这方面的困难,以最快速度完成手术,只用了25分钟就结束了。这是十几年间,我做过的最快的一次手术。”
       因为病人耳聋,但是可以说话,所以手术结束后,我们拿了一张纸给他看,上面写道:治好了,你觉得怎么样?他说,我很舒服,不痛了,很久没这么安静地休息过,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病人家属很吃惊,也很感激,然后对我说:我可以抱抱你吗?
       几十斤铅衣也无法完全阻挡辐射
       在医学圈里有这么一句话,“介入医生都是用自己的健康换取患者的康复。”因此,从事这个行业不仅要求医生要有精湛的医术,更需要他们有为事业献身的奉献精神和崇高的医德,事实也正是如此。
       8月12日中午12点半,介入手术室,做完最后一个手术动作,张艳从手术台撤一步,看看患者的脸庞,两人相视微微一笑,脱下防护铅衣,手术衣的后背已经完全让汗水浸透了。
       这是她当天的第二台手术,下午还有两台手术在等待着她,对于这样的工作强度张艳早已习惯,“我曾经最长的时间是在手术台上做了17个小时。”
       由于介入手术是在X射线下操作的,为了阻挡射线的伤害,每次他们必须穿上20多斤的铅衣,戴上4斤重的铅围脖以及笨重的铅眼镜,阻隔部分射线。铅衣内外还各有一层手术服,尤其是在夏天,人就像被裹进了40多摄氏度的蒸笼里。
       可即便如此,也不是能够100%的防护,张艳表示辐射的伤害让她的身体越来越差,“一个女生每天扛着几十斤的重量在身上,即便再强硬也不得不服输,我的颈椎、腰椎、膝关节、踝关节都有问题,眼花比别人早,40岁出头就开始有眼花,因为射线会影响视网膜晶体,会造成白内障,视力会比别人差。”说完,张艳指了指看了看自己的头发,“以前我的头发又黑又粗,你看现在这儿马上就要秃了。”
       睡到自然醒 期待回归正常女性生活
       长期的辐射接触还容易使人劳累乏力,深更半夜回到家后洗完澡就是闷头大睡,根本无暇再有精力照顾家庭,“孩子基本上是由父母一手带大的,家里面洗衣做饭也是我父母在操劳,孩子长大后也会懂事的说妈妈累要多休息。”谈起家庭时,在工作上意气风发的张艳这时才会流露出愧疚感来。
       “好在我还有4年就可以退休了。”张艳话题一转,开始憧憬起自己的退休生活来, “我要好好过一下正常女人的生活。”什么是正常女性该有的生活?在张艳的眼中,每天睡到自然醒,照顾照顾年迈的父母,化个漂亮的妆,能够和闺蜜上街尽情购物,夜晚来临时和许多大妈一起混迹广场舞。
       “你不知道我以前可是爱娱乐活动了,可自从进了介入科,忙起来后都放弃了。”旅个游、健健身、听听音乐、看看电视、追个时髦!期待张艳的下一个华丽转身。


       注:患者及家属姓名均为化名。
       (转自“39健康网” 王慧明,有增改, 通讯员:张灿城)
 
   
   (上一条)·中大南总支党员王学钦教授担任省本科高校统计学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主任
   (下一条)·省政协委员、致公党暨大基层委主委彭雪梅作客广东民生热线节目    
    更多    
致公网站链接 | 党政网站链接 | 其他党派链接 | 综合网站链接 | 网站导航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3 中国致公党广东省委员会版权所有 - 粤ICP备14071011号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华强路7号广东省民主党派大楼9-10楼 邮编:510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