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中国致公党广东省委员会

加入收藏夹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宣传工作 > 致公风采

佛山党员梁小牧:羽毛球运动生涯见证新中国巨变


档案

梁小牧,今年77岁,祖籍佛山南海,新中国首批海归羽毛球运动员。1963年获全国羽毛球锦标赛女单冠军和女双冠军,同年11月在印尼举办的新兴力量运动会上,获女双冠军与女单亚军,随后在国内外访问比赛中多次击败世界级选手。1972年,担任广东省羽毛球队的教练,1975年调到天津羽毛球队当教练,后来先后到河北省体育科研所、中国青年羽毛球队工作。曾任佛山市政协副主席、致公党佛山市委会主委等。退休后在佛山安享晚年生活。

 

8月上旬的一个午后,采访组到访梁小牧家里。尽管已经77岁,运动员出身的她仍显神采奕奕。退休后的梁小牧日常生活和平常的退休老人其实没什么两样:买菜、做饭、散步。她喜欢养兰花,前几年,还迷上了绣十字绣,家里的墙上,挂了不少她的十字绣作品,曾经的奖章、旧照片却被收藏起来。她为我们泡茶,来自高山的荞麦茶焕发出清香的味道,一些当年往事也随之娓娓道来。


刚考上高中就出征比赛,被恩师相中留在广东羽毛球队


梁小牧祖籍佛山。母亲是上世纪30年代广东省女篮、女排冠军队的主力队员,参加过1937年广东省运动会。梁小牧母亲18岁那年放弃运动生涯,到印尼投靠亲友自谋生路。1943年,梁小牧在印尼出生。初中时期,作为优等生的梁小牧曾憧憬过未来要当个像居里夫人一样的女科学家,也曾幻想过当数学家,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与羽毛球结缘。

1958年,在印尼华侨归国的热潮中,15岁的梁小牧和家人一起回到了佛山。翻开记载着尘封往事的旧相册,一张老照片上的女孩面容甜美、装扮时尚、青春美丽。“这是我15岁时候照的,那时候刚刚回国,可以说英姿飒爽。”梁小牧淡淡地说。

回国后,梁小牧考上了佛山一中。当时正值广东要举办一次省级羽毛球大赛,各个地区开始大量招选运动员。体育老师看她是从印尼回来的,身体也结实,就让她报名参加羽毛球比赛。当时,印尼是羽毛球强国,国内的人习惯性认为,来自印尼的人羽毛球都打得不错。实际上,梁小牧只是在叔叔家看到过羽毛球场地,看过他打球,偶尔帮忙捡捡球,完全没有打羽毛球的经验。

“很难回忆起当时我是怎么打球的,反正场上有球就去追,拼命打过去就是。”凭着良好的身体素质和要强不服输的劲头,梁小牧当上了佛山的代表参加全省比赛。在广州看到一些经过训练的选手时,梁小牧内心没底,甚至感觉有些害怕。出乎意料地,她最终居然获得了全省女子单打第六名,还被教练看中,留在广东羽毛球队接受系统训练。

“当时我心里是不情愿的,去报到的时候还带着高中课本。”在当时的梁小牧看来,当运动员就当不了科学家,而且刚考上了高中的她又要走进另一个陌生的集体,内心十分忐忑。虽然不情愿,但在当时“祖国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的氛围下,梁小牧勉强卷起铺盖到省队报到,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刻就决定了她大半生的命运走向。

 

首次与印尼高手对阵,连脚扭了都不知道


一开始,没有接受过系统训练的梁小牧在省队的日子并不算顺利。到队第二天就被要求跑一万米,她跑到半途就撑不住放弃了。尽管她来自印尼,却一点都不懂印尼的羽毛球打法。于是,她在省队也获得了一个诙谐的称谓——“来料加工”,意思是人是印尼来的,但技术打法全是在国内现教的。

言者无意,听者有心。梁小牧要强不服输的性格又一次被激发出来。从1959年到1963年的几年时间里,她几乎每天都比别人早起半小时,先练长跑,再参加队里布置的其他训练计划。技术训练结束后,她央求老队员与教练和自己多练一会儿球。慢慢地,她练就了快速的步法和凶狠的攻势,从队里的倒数提升到主力队员的位置。

1963年,梁小牧第一次参加在福州举行的全国羽毛球大赛就取得了女子单打第一名和女子双打冠军的好成绩。取得全国女子单、双打冠军后不久,1963年7月,她和队友接到了上北京迎战世界羽毛球劲旅印尼队的通知。梁小牧代表中国队第一个出战,对手是亚运会女子冠军、印尼名将米娜妮。“当时只有一个念头,把平时练到的一切都使出来和对手拼。”结果,她以11:1、11:2的悬殊比分战胜米娜妮。由于精力高度集中,比赛时她连脚扭了都不知道。

 

难忘与周总理的几次见面


20岁的梁小牧迎来了运动生涯的巅峰。57年后,再回忆过往的岁月,与周恩来总理的几次见面,成为她记忆里浓墨重彩的一笔。

第一次见面是在1963年7月,梁小牧在北京战胜印尼名将米娜妮。比赛结束后,周总理到场地和队员们一一握手。轮到梁小牧时,由于太激动,她眼里还闪着泪花。梁小牧至今还记得,周总理笑着说:“你是梁小牧,你的风格很好,要继续勤学苦练,为国争光。”

1963年11月,梁小牧代表中国队参加在印尼雅加达举办的新兴力量运动会,获得了女子单打亚军。这一站让梁小牧记忆尤深,比赛时,许多华侨来给中国球员加油鼓劲,还送来了点心、水果。比赛结束后,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抱住梁小牧就哭:“祖宗开眼了!祖宗开眼了!中国人也有这一天哪!”比赛过后,中国代表队途经昆明回北京,正值周总理取道昆明准备出访,梁小牧再一次见到了周总理。“一见面,他向我们问好,祝贺我们取得好成绩。”

1972年4月9日,在广州二沙岛,周总理到广东省体工队视察,在上百名运动员中,周总理认出了站得远远的梁小牧,便招招手,让她走过去,亲切地说:“梁小牧,你为什么没有去国家队,这些年,你还好吗?”当时梁小牧在“文革”中受到冲击,这句问候让她一下子感动得哽咽起来。当晚,周总理还让人请她到休息的小礼堂,谈了些羽毛球发展中遇到的问题,“总理坐在小礼堂的藤椅上休息,周围摆了七八张藤椅,坐满了人,只有他身边的一张椅子是空的,我进去以后,给总理打了个招呼。总理说,‘来,坐我旁边,今天你是上座’。”得知梁小牧在带新人,几天后,周总理又让广东的相关负责同志转达了对她的期望:“让新队员超过自己,这是新中国运动员应有的美德。”

“当时我为自己定的目标就是让新手赶上和超越自己,培养新一代羽毛球接班人。”后来,周总理也通过梁小牧的上级传达了他对梁小牧的期望:“让新手赶上和超过自己,应该鼓励梁小牧。”

梁小牧从国家队退役后,到天津羽毛球队当教练,在工作中一直谨记周总理的期望。“有一次,一个北京的记者来采访我,让我题字,我忍不住提笔写下了:周总理,永远活在我心中。”梁小牧说,“这不是作秀,完全是出自内心的不由自主,唯有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才能对此有切身的体会。”

 

回忆一生:自己的经历与国家的命运联系在一起

“我常常想起我妈妈,她未完成的运动员生涯在我这里得到了延续,对她或许也是一种慰藉吧。”梁小牧说,“与羽毛球事业一起经历了一个时代,又受到了周总理的亲切关心,我觉得,我这辈子,挺值的。”

回忆一生打球的经历,梁小牧直言,自己的经历确实是跟国家的命运联系在一起的。“以前落后的时候,人家看不起我们。我们连奥运会也参加不了,联合国也参加不了。当我们国家强大了,有成绩了,人家就另眼看待,说我们是‘无冕之王’。过去很多外国人都看不起我们。记得当时我们去丹麦,对方说,哎呀梁小姐,你的脚这么大,你们男队员怎么没有辫子。他还说我们这里是没鸦片的。所以那个时候就从很多方面,给自己一个警示教育。人家看不起我们,我就要在球场上反映出我们这一代运动员的一个面貌。就这样的想法,促使我打球十分地拼命,结果也拼出了很好的成绩,到最后我们全部打了34场,除了一场二比一,其他全都二比零赢的。所以丹麦队说,赢中国队是太难了。我觉得真是为我们中国队争了一口气。在祖国需要我的时候,我有能力的时候,我付出了!所以我觉得,这辈子就是值了!”

梁小牧觉得人很渺小,她只想平平淡淡安安静静过完余生,过去的不管风光、还是挫折,全都已经过去了。尽管如此,说到和周总理的每次见面,她还是有些哽咽,眼泛泪光。总理对她的关心关爱让她终身铭记。那个年代的运动员,想得很简单很纯粹,就是为国争光。“我觉得我的人生很幸福,因为在国家需要的时候,我努力过,付出过。”

 

寄语年轻党员:既然加入民主党派,就应该有所作为

“我觉得现在的年轻党员,思维特别活跃,希望他们能够从国家的历史,党派的历史,中国共产党怎么跟民主人士长期合作,这样的角度来提高自己对历史的认识,既然加入了民主党派,就应该有所作为。”有着丰富党派工作经验的梁小牧寄语年轻党员,“我们是在总结前人的基础上来做好多党合作的,应该对这个问题有一个比较深入的想法。当然,对于入党的动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但记住要走正道,不要走歪门邪道。现在年轻人文化素质都挺高的,应该对中国历史有所了解,严格要求自己,清楚明白应该做什么。”


(供稿:佛山市委会 王晓琦)